首頁 > 女主重生 > 重生之衣冠嫡妻 > 重生之衣冠嫡妻目錄 個人書架  投票推薦  添加到百度搜藏 

第一百三十六章 心狠手辣(一更)

作者:筑夢者    

    陶姚的眼神仍舊有些不相信,不過看到他又接著吃了一個,這回她開始有些懷疑自己以前的記憶,莫非她記錯了?

    隨后,如電光火石般她想明白了,這廝畢竟是受著大家族教育長大的,這樣的人豈會輕易讓人摸清他的喜好,喜歡玩弄權術的人就喜歡弄這一套,于是她瞪了他一眼,氣呼呼地夾起一個韭菜餃子吃了起來。

    韭菜的香氣在唇間綻放,她的心情漸漸好了些,也懶得搭理身邊的男人,管他呢,還是先填飽肚子更重要。

    傅鄴看了眼她還帶著怒氣的樣子,眼里不禁滿是笑意,這樣的她生機勃勃挺好的。

    吃完餃子后,傅鄴直接就扔了塊小銀錠到桌子上,看了眼陶姚,“還要再去吃點什么嗎?”

    陶姚看了眼那小銀錠,沒說什么,直接起身邁步放開,實在不想搭理這廝。

    那餃子檔的老板看到那個小銀錠先是愣了愣,隨后看到那對年輕的男女準備要走,他忙道,“給多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多的就當是賞你的。”傅鄴頭也不回地陪在陶姚的身邊往前走。

    餃子檔的老板聞言,頓時狂喜起來,這一塊小銀錠少說也有五兩重,這可是他擺攤幾個月都沒能掙到的,今天遇到財神爺了,“孩子他娘,你快看看……”

    他欣喜地轉身拿著小銀錠給妻子看,他的妻子拿起來咬了咬,證明不是假貨后,這下子也跟著高興起來,“當家的,你快掐我一下,我這不是在發夢吧?”

    餃子檔的老板哪舍得掐妻子,于是讓妻子掐他,倆夫妻一時間都高興得像個孩子。

    陶姚回頭看了一眼,世間討生活的夫妻大多都如此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羨慕人家?”傅鄴也跟著回頭看了一眼,這種貧賤夫妻,他可是沒有看在眼里的,不過是塊小銀錠罷了,居然如此高興,實在是讓人難以高看。

    “我為什么要羨慕人家?”陶姚不解地看著他,每人都有每人的幸福,她也有自己的,只要是自己認定的就是幸福,至于別人,跟她有何相干?

    傅鄴仔細地看著她的表情,確定她沒有說謊,這才不再追問,不過最后他還是暗搓搓地說了一句,“貧賤夫妻百事哀。”

    陶姚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,倒是沒有說話去反駁他,畢竟這話也不完全是錯的,不過有錢的夫妻也不見得能過得多好,家里小妾庶子女一大堆,看著就糟心,未必比那餃子檔的夫妻幸福到哪里去?只怕還不如呢。

    傅鄴看她不語,遂低聲問,“你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沒什么。”陶姚隨口應了聲,不再去想那些與她不相干的人和事,還是想想買點什么東西帶回荷花村去更好。

    走了一會兒,陶姚就沒好氣地看著傅鄴,“我說,你到底要跟著我多久?”

    “我送你回去吧。”傅鄴道,“天快黑了,青云鎮晚上也不算得多太平,怎么,你有意見?”

    陶姚輕哼一聲,她有意見又如何,他只會說一句有意見那就憋著,對于傅鄴來說,只要他想做的事情,誰都無法阻止他,所以她說什么都是多余的。

    腳下的步子不由得加快了,她實在不太想跟他走在大街上。

    傅鄴看了眼她那加快步子的雙腿,沒有說破她的打算,只是嘴角勾著,顯示他此刻還算是愜意的心情。

    好在陶姚租住的客棧距離傅鄴住的客棧并沒有多遠,青云鎮治安最好的就是這一帶,陶姚沒有傻到去住那魚龍混雜之地,看到客棧的招牌就在眼前,她轉頭就開始趕人,“好了,我已經到了,你還是趕緊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真無情。”傅鄴為自己打抱不平,語氣有點委屈。

    “得了吧,你裝什么大灰狼?趕緊走,別在這兒礙我的眼。”陶姚已經隱忍了一路,這會兒再也忍不下去,說出口的話帶上了情緒。

    她一發脾氣,傅鄴就沒脾氣了,于是他妥協地道,“看著你進去,我轉身就走。”

    陶姚沒有與他廢話,直接轉身就大步邁進客棧,頭也不回地就往二樓走去。

    傅鄴站了一會兒,看到她的身影消失了,這才轉身離開,走了幾步路過街角的陰暗地時,輕聲吩咐道,“好好地保護她。”

    “是,公子。”陰暗中張伯應了聲。

    傅鄴沒有再開口,看了眼駕著馬車的觀言,直接就上了馬車,沒有一會兒,馬車就開始奔馳起來。

    這夜沒有星光,只有朦朧的一輪圓月掛在天上,陶有財睡了一天,實在不想再睡下去,披起衣服打算起身走出去,還沒有出房門,就聽到弟媳婦付氏嚷嚷著沖他這屋走來。

    他不禁皺了皺眉頭,他一向不喜歡這個弟媳婦,付氏這人愛占便宜性子又不好,其實跟他死去的婆娘方氏極為相像。

    “在嚷什么?遠遠地就聽見了你在胡咧咧。”他不悅地慢步踱了出去。

    陶春草阻止不了嬸娘付氏的行動,只好轉而過來扶著她爹,看到她爹的氣色不太好,她忙道,“爹,你身子不好就回屋歇著,二嬸娘這兒有我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給我走開。”付氏上前一把拉開陶春草,直接就向陶有財道,“大伯,按理我是不該這會兒到你家來要賬的,可是你家剛賣了糧食,這總有錢還我們吧?親兄弟也要明算賬啊,哪能欠債不還呢?大伯你說是不是這個理……”

    “付氏,你給我回來。”后面追來的陶有福趕忙去拉自家婆娘,這婆娘眼里除了錢就沒有別的東西。

    從廚房里轉出來的陶老娘李氏也陰沉著臉色,上前朝小兒子道:“趕緊把你這敗家媳婦給我拉走,不就是欠了點銀子嗎?又不是不還,那可是你親哥。”

    她雖然平晶里偏心小兒子,但大兒子也是她生的,現在大兒子病成這樣,她自然是希望家和萬事興的,現在也不是逼迫大房還錢的時候。

    付氏一聽這話,頓時就惱火了,一把甩開丈夫拉著她的手,直接就與陶老娘撕了起來,“娘,你說話可得憑良心,這都分家了,哪能借錢不還?我與當家的沒有道理養著大伯哥一家子,再說大伯現在又不是沒有錢,現在不還還要等到什么時候,我們家也不是有錢人家……”

    被媳婦搶白了一頓的陶老娘頓時臉色就變了,這兒媳婦以前有方氏對比著,她覺得還是不錯的,一向也更偏心她,萬萬沒想到,居然跟方氏也是一個本性,這下子好了,全都暴露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你還胡說八道什么?”陶有福看了眼臉色不好的老娘,忙又去強制地拉回自家媳婦,省得她又為了那一點錢斤斤計較,雖然他內心也惦記著大房欠的錢,但他怕這節骨眼來要債會被村民戳脊梁骨,丟不起那人啊。

    “你別拉著我……”付氏不管不顧地想要推開丈夫,她今兒個要不回欠錢,她就不回去。

    陶有財看著付氏這么鬧騰,大腦都在“突突”地疼痛起來,胸口也滿是怒火,他朝陶春草怒道:“不是讓你拿錢先還給你二嬸娘?你到底還了沒有?”

    “爹……”陶春草低垂著腦袋不吭聲。

    正要大鬧的付氏頓時把目光看向陶春草,這賠錢貨居然自作主張地不肯還錢?頓時她怒氣不打一處來,直接上前就狠狠地拉住陶春草的手臂,“錢呢?你這死丫頭敢昧下錢不還我?趕緊把錢拿出來。”

    她直接伸手向陶春草。

    陶春草沒敢大力掙扎,只是倔強地道,“這錢不能給你,我爹我哥都還要看病吃藥,這是我家的救命錢,二嬸娘,你再寬容些日子,等我爹我哥身體好了,到時候就能賺到錢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你娘的屁。”付氏立即粗口打斷陶春草的話,“我可不管以后,你現在有錢了就必須還我,欠債還錢天經地義,快拿來。”

    陶春草死活不肯地搖著頭,付氏氣不過,直接伸手就去扯陶春草的衣裳,想要把錢給找出來。

    陶老娘看著這如同土匪一般的小兒媳婦,頓時就覺得眼前一陣發黑,遂朝小兒子道,“有福,還不趕緊去拉開你媳婦,她這是要鬧笑話的……”

    最近她家已經成為了荷花村不少人飯后的談資,說什么的都有,她有時候聽了都會心口疼痛不已,自家到底是作了什么孽,怎么會弄成這樣?

    陶有財看到陶有福怎么也拉不開付氏,顧不上疼痛的胸口,直接大怒地道,“夠了。”

    這一聲巨喝讓付氏的行動突然一窒,兩眼有些懼怕地看著陶有財這個大伯哥,此時她方才看到陶有福那震怒的面容。

    陶春草低垂著頭捂緊自己被付氏扯松的衣服,她知道自家這一鬧,周圍不少人都在偷偷地看著自家這場熱鬧,她哪里還敢松開手?

    陶有財看向小女兒,喝道,“春草,給她錢,讓她拿了錢就滾蛋……”

    “爹,你就算不顧自己,還要顧大哥啊,這錢都不夠大哥治腿的,難道你要看著大哥年紀輕輕地就瘸了腿娶不上媳婦?”陶春草可憐兮兮地道,她知道現在在她爹心目中沒人比大哥陶大郎更重要。

    一提起陶大郎,陶有財的眸子就黯了黯,現在這個兒子是他惟一的兒子了,以后還要靠他傳宗接代,若是因為瘸了腿娶不上媳婦,那他就會斷了香火,一想到這,他頓時就不作聲了。

    付氏一看陶有財這樣子,就知道他打算賴賬了,這怎么行?這會兒她狠狠地使潑推開丈夫,沖到陶有財的面前,“大伯,到底還不還錢,你給個準話,我們家的錢也不是大風刮來的,是當家的和孩子們辛苦下地種來的,你們家可不能這般占便宜啊,大伯……”

    陶有財突然用手捂住胸口說不出話來,身子更是軟軟地倒地。

    陶春草見狀,顧不上捂住自己松垮垮的衣裳,急忙飛奔過去扶住她爹,“爹,你這是咋了?爹,你別嚇我啊……”

    聽到孫女這急呼,陶老娘李氏也站不住了,一把推開怔愣的付氏,急沖上前與陶春草一道扶著陶有財,另一手掐了掐陶有財的人中,但陶有財就是怎么掐也不醒。

    “先扶大哥進去。”陶有福上前替下陶春草與老娘,大力地扶著全身沒力的陶有財往里屋快步走去。

    付氏嚇得面色發青,她沒想到陶有財身體真的破敗成這樣,若是陶有財有個三長兩短,只怕婆婆丈夫都要埋怨她了,這可如何是好?她急得團團轉,最后還是靈光一閃,將功補過地趕緊去請韓大夫過來。

    隔壁屋的陶大郎聽到親爹暈了過去,他也顧不上傷腿,直接就拄了拐仗一瘸一拐地走到親爹的房間。

    房里一片混亂,直到韓大夫匆匆趕來之后,用陶姚教他的心肺復蘇法才將陶有財堪堪給救了回來。

    看到陶有財幽幽地醒來,眾人這才松了一口氣,最明顯的還是付氏,她是真怕陶有財有個好歹的,畢竟當時可是她將陶有財給氣暈的。

    韓大夫給開了藥,交給陶春草去煎,然后吩咐她如何給陶有財喂藥,陶春草一一記下。

    “你爹這病可不能再氣著了,不然神仙都難救。”

    這話不但陶春草聽著了,屋里的其他陶家人也聽見了,眾人都沉默不語。

    陶春草朝韓大夫點了點頭,表示自己記下了,然后拿了藥就快步往廚房而去。

    陶有福親自送韓大夫離開,陶老娘李氏直接趕走付氏這個敗家媳婦,然后才扶著大孫子陶大郎回屋,大房這一家子肯定是得罪了哪路福仙,她想著過幾天得去廟里拜拜,求神保佑一下。

    夜里,陶春草煎好了藥就端去給陶有財喝,陶有財正出神地看著遠處,等見到小女兒端來了藥,他這才掙扎著起身喝下了藥,沒一會兒就睡了過去。

    親爹病了,陶春草就得在此侍疾,陶老娘李氏熬不了夜,直接就先回屋睡去了。

    陶有財睡著后不久就夢到了方氏,看到這死去的婆娘,他是感慨萬分,不由得道,“你還回來干什么?這個家都被你害得家不成家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當家的,不是我害了這個家。”方氏哭道,“害了這個家的是另有其人……”

    陶有財將信將疑地看著她,方氏遂將她死前發現的事情一一說給丈夫聽,最后還恨恨地道,“都是陶春草那死丫頭干的,一切一切的罪魁禍都是她,她這是要我們一家子的命啊,當家的,都怪我,生出這么個狠心的丫頭來,早知道她這樣,當初我就該一把掐死她,省得被她禍害了……”

    陶有財完全愣了,就小女兒那性情,她能做出這么多絕了娘家的事?她圖什么?沒有了娘家這個后盾,那個方健只會更輕視她,這個丫頭糊涂啊。

    “當家的,你不能放過了那個死丫頭,切記,切記啊……”

    方氏的身影越來越模糊,陶有財在一陣咳嗽聲中醒來,抬眼就看到一旁侍疾的小女兒,他定定地看著小女兒那張巴掌大的臉,突然一把抓著她的手,厲聲道:“春草,那張媒婆給你娘的三十兩銀子,是不是你拿的?”

    陶春草被父親抓住手腕,再聽到后面這問話,臉色不由自主地變了,隨后她反應極快地道,“爹,不是我,我都不知道娘藏錢的地方在哪里,爹……”

    陶有財死死地攥緊小女兒的手腕,“春草,你發個毒誓,我就信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爹,我沒有拿過,我為什么要發毒誓?”陶春草狡辯道,她看到親娘方氏發了誓之后就應誓了不得好死,她才不要發誓呢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你干的,這個家有哪里對不起你,陶春草,你要這般處心積慮地害你娘害你姐……咳咳……”陶有財一看這女兒心虛了,就知道夢里方氏所言都是真的,家里的一切不幸都是這女兒害的。

    頓時怒氣上涌,他一把將女兒狠狠地摜倒在地,猛地起身抄起一旁的凳子就砸向陶春草。

    陶春草嚇得面色發青,直接滾向一邊,讓父親手里的凳子砸了個空,隨著凳子砸在地上的聲音,倒下的還有盛怒中的陶有財。

    胸口喘不出氣來,他雙眼死死地看著從地上狼狽爬起的小女兒,此時的他虛弱地連爬起來的力氣都沒有了,只能用雙眼發泄他滿腔的恨意。

    陶春草慢慢地爬起來,看到父親不能動彈,她突然就笑了出來,這老東西現在想砸她也砸不到了,原本她對這爹還沒有這般恨意的,可一想到他想要用凳子來砸她,她心中的恨意不由得加深了一重。

    “你們從來都對我不公,從來沒有公平地對待過我,我在這個家做得比誰都多,可你們當爹娘的呢?從來都縱著陶春花那個蠢貨,你們眼里根本就沒有我……”

    她一邊痛訴一邊走向父親,看著那手捂著胸口半天說不出一個字來的父親,她嘴角的笑意更濃了,走到父親的身邊,她蹲下來,湊到父親的耳邊道,“爹,你想知道三郎到哪兒去了嗎?”
① 精彩小說《重生之衣冠嫡妻》連載于玄幻樓,更多關于《重生之衣冠嫡妻》內容, 請關注玄幻樓。本站已開通手機(http://m.xuanhuanlou.net/)閱讀功能,敬請通過手機訪問《重生之衣冠嫡妻》最新情節!
② 本站所收錄精彩小說 《重生之衣冠嫡妻》(作者:筑夢者)及有關此小說《重生之衣冠嫡妻》 評論所代表觀點,均屬作者個人行為,并不代表本站立場。
③書友如發現本小說《重生之衣冠嫡妻》內容有與法律抵觸之處,請馬上向本站舉報。希望您多多支持本站,非常感謝您的支持!
④《重生之衣冠嫡妻》是一本優秀小說,情節動人,為了讓作者:點影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,請您購買本書的VIP、或多多宣傳本書和推薦,也是作者的一種另類支持!小說的未來,是需要您我共同的努力!
电子游戏厅设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