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總裁 > 權臣家有神醫妻 > 權臣家有神醫妻目錄 個人書架  投票推薦  添加到百度搜藏 

【153】渣男狠女

作者:昭昭    

    想當然的,誠王酩酊大醉。

    從他出生就一直照顧他長大的奶娘,從宣仁帝的原本的王府到深宮,都始終盡心盡力,誠王對這個奶娘的感情頗深,開府的時候也將人給帶了出來,暫時打理著誠親王府內宅是事務,成了這后院的掌事嬤嬤,這位掌事嬤嬤是完全站在誠王這一邊的人,如此,明家的人不被誠王待見,她自然也跟著敷衍,新房那邊,從始至終都沒去。

    現在誠王醉得不省人事,換個時候,她定然會親自照顧,那些別有用心的宮女都休想近身,只是今日,略作思考,她讓人將誠王扶進了新房。

    就算是她看到了誠王脖子上的印記,也完全沒覺得有什么問題。

    既然已經正式的拜過堂,那就是夫妻,作為妻子,照顧丈夫,不是理所當然的嗎?

    明芷心本來已經做好了新婚夜獨守空房的準備,反正臉已經丟盡了,還在乎被人多踩幾腳嗎?沒想到誠王卻被人送了進來,盡管對方一身酒氣,難聞得很,讓人恨不得遠遠的避開,但是,明芷心又不是傻子,怎么會做出這種事情,所以,忍耐著,殷勤小意的親自動手,不過,她一個嬌小姐,哪會伺候人,好在是有丫鬟幫忙,不至于手忙腳亂。

    偏生后來誠王又吐了,弄得又臟又難聞,明芷心被那些穢物難聞味道沖得反胃,下意識就躲到一邊干嘔起來,只是余光中發現那位誠親王府后院的掌事嬤嬤,冷冰冰的盯著她,明芷心心里忍不住咯噔一聲,暗道要壞。

    明芷心裝作沒發現一般,將不適感強行的忍了回去,又重新回到誠王身邊,告訴自己,要忍住,忍住,可是,有些事情,不是自己想忍就能忍的,明芷心反反復復的反胃了好多次,眼中憋著眼淚不讓自己落下來……

    她不由得一遍又一遍的質問,為何她的開局就如此的艱難,為什么她要遭受這一切,她有什么錯?老天要這樣對待她?多少次想要直接撂挑子不干,可是后果呢,絕對不是她能夠承受的。

    等終于安頓好了誠王,明芷心已經出了一身大汗,看著短短時間內就已經睡死過去的誠王,這個她完全陌生的男人,有那么一瞬間,她甚至想要伸手掐死他。

    “已經給夫人準備好了熱水,夫人洗浴了就早些歇著。奴婢就先行告退了。”誠王的奶娘現在誠親王府的掌事嬤嬤,蹲了蹲身,徑直的出去了。

    因為還沒有正式冊封,對明芷心自然還不能稱王妃。

    明芷心知道自己不受待見,但是,在她勞心勞力的伺候完誠王之后,對她依舊沒半點恭敬,感覺連誠王身邊比較得用的丫鬟還不如,就仿佛對方才是這府里的主子一般,讓她的五臟六腑都跟火燒一般,還有那沖天的恨意,讓她產生了毀滅的欲望,不發泄出來,她自己怕是就要“毀了”。

    “姑娘……”她的丫鬟小心翼翼的開口。

    “叫夫人吧,已經沒什么姑娘了。”明芷心起身,去了凈房,不讓人伺候,她將自己整個人都縮在水里,憋著氣,有那么短短的時間,要不就這么死了算了,死了,就一了百了了,她就再也不用承受這些屈辱了。

    實在憋不住的時候,明芷心從水里冒頭,這樣活活的淹死自己,實在是太難受了,而且又不是她的錯,她為什么要去死,就算要死,也該讓所有讓她遭受今天這一切的人統統先下黃泉,最好是一點一點的將他們給凌遲了!

    等到明芷心披著松松散散的衣裳從凈房里出來,頭發還濕噠噠的,衣服貼在身上,也濕了不少,面上卻出奇的平靜,丫鬟嬤嬤急忙上前,擦頭發的擦頭發,換衣服的換衣服,嬤嬤忍不住數落,風寒了怎么辦?

    臨到最后,明芷心在誠王外側安靜的睡了下來,不過卻久久的沒有睡意,不知道過了多久,身上突然一重,猝不及防的,明芷心險些窒息,下意識的就要推,誠王哪容得她拒絕,“若水……”嘴里黏黏糊糊的喊著,下手相當的粗魯……

    明芷心沒有再反抗,紅燭下,就算是隔著帷幔,也依舊能將他看得分明。

    若水若水……黎若水!

    在知道要替嫁之前,明芷心自然對于明澤悅要嫁的人不感興趣,即便對方是親王也是一樣,而在知道之后,她就有意無意的打探對方的事情,其他人都刻意的隱瞞一些事情,都以為她不知道,她不過是裝作不知道而已。

    在她看來,男人嘛,就算是心里裝作別人,其實也不算什么,尤其是這些天潢貴胄,情情愛愛對他們來說,大概就屬于那種隨時可以有,也隨時可以丟,游戲一般,然而,此時此刻,誠王的眼神告訴她,并非如此!

    在洞房花燭夜,她的丈夫,將她當成另外一個人,要強行的占有她,她不能推拒,不能反抗,更不可能求救,她就是那砧板上的肉,任人宰割!

    興許是因為白日的刺激,這會兒又將明芷心當成了黎若水,誠王顯得非常的亢奮,但似乎又跟做夢似的,顯得有些不真實,下手就沒輕沒重,沒有半點憐惜之意。

    新婚夜,就算是生澀的,但是心里面至少應該是美好的,然而,明芷心全過程都是咬著被褥撐過來的,傷痕累累……

    一夜宿醉,誠王早上醒來的時候,還頭疼得厲害,然后才后知后覺的發現了現在的狀況,一瞬間,臉色黑成鍋底,拽著明芷心就往床下推……

    而明芷心好容易才休息一會,不過睡得并不深,身邊的人有動靜的時候,她也迷迷糊糊的醒過來,只不過,還沒有清醒,人就摔到了地上,頭直接磕到了床邊的腳榻上,瞬間睡意全無,頭痛,身上痛,全身上下,哪兒哪兒都在痛。

    聽到屋里的動靜,守在外面的掌事嬤嬤立即就帶著人進來,誠王草草的批了衣服下床,臉色那叫一個難堪。

    看清屋里的情況,掌事嬤嬤也不由得眼神微暗,從昨晚聽到的情況來看,就知道可能有點過頭,尤其是對新婚女子而言,不過,這情況何止是過頭,分明就是慘烈。

    不過掌事嬤嬤對明芷心可沒什么憐憫之心,先給誠王遞了一碗醒酒湯,“王爺昨晚醉得不輕,趕緊喝了,也能舒服些。”

    誠王喝了幾口,就直接將碗扔回托盤上,垂眸看著明芷心,那一身的傷,非但沒能引起他的憐惜,還分外的憎惡,那是玷污了他清白的罪證!

    ——他跟若水分開的時候,若水哀求他,晚上不要跟明芷心同房,就成婚這一晚上而已,日后都可以,讓她留一點點的念想,他當即就跟若水保證過,絕對不會碰明芷心,新婚夜不會,日后都不會,都不會再碰任何女人。

    可是現在呢,他輕易的就背棄了對若水的諾言,就像是背叛了,若水,讓他有深深的負罪感,他不認為是自己的錯,他醉得人事不省,還能主動做什么,所以,都是明芷心這個賤人!誠王直接掐著明芷心的脖子,將她拽起來,“你就這么賤嗎?啊?”

    明芷心掰著誠王的手,下意識的搖頭。

    “還敢不承認?”誠王一巴掌扇過去,“本王醉得人事不省,你還想方設法的將事情給辦了,懂得還挺多的啊,這已經不是下賤不知廉恥,本王是不是還該找明家問問,他們是不是給了本王一個破爛貨?”手下的力道也不自覺的越來越重,真心是恨不得直接掐死她,似乎只要她死了,自己背叛若水的事情就能被抹除了。

    明芷心的丫鬟還沒經人事,就沒有進來,所以,這會兒站在明芷心這邊的,也就她的嬤嬤一個人,原本面對暴怒的誠王也不敢做什么,眼見著情況不對,不得不硬著頭皮上前,“王爺,王爺你高抬貴手,我們姑娘……”

    誠王反手將人甩開,“姑娘?還不知道被多少男人睡過,還什么姑娘!賤人身邊的賤婢,干跟本王動手了,將她給本王拖出去,杖斃!”

    要說掌事嬤嬤跟另外兩個通房丫鬟,原本是冷眼旁觀,尤其是兩個丫鬟,看見明芷心那模樣,心里不屑得很,大家出身的貴女又能怎么樣,連她們都不如。

    可是這會兒,也被誠王的暴戾給嚇到了,說起來,那也都是王爺占便宜的,何至于憤怒成這樣?要說她們也認為是明芷心自己主動的,畢竟,依照王爺對她的厭惡,不抓住機會,日后還能不能同房都不知道,洞房花燭,除了特殊情況不能圓房,這新娘子保持著完璧之身,那更是笑話了,雖然各種嘲諷,但是可以理解。

    掌事嬤嬤的眼皮卻不由得跳了跳,上前,“王爺,一會兒還要進宮拜見皇上跟各位娘娘呢,而且,這才成婚,死了人不吉利,夫人興許只是有些著急,不懂事,日后慢慢教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這話倒是提醒了誠王,畢竟還隱瞞著父皇呢,明芷心若是這會兒死了,那之前的隱瞞還有什么意義?松開了手,還將手在衣服上擦了擦,將明芷心當成瘟疫似的。

    “備水,本王要沐浴,臟死了。”

    跌倒在地上的明芷心,捂著脖子,她這會兒才知道,沒有最屈辱,只有更屈辱。

    她眼中透著滔天的怨憎,原本的計劃是行不通了,就算是行得通,對于這樣的男人,她又為什么還要去小心討好?等著,等著,你們都給她等著——

    誠王去沐浴的時候,掌事嬤嬤敲打了明芷心的嬤嬤幾句,然后讓她叫人進來,伺候夫人梳洗,別耽誤了入宮的時間,然后自己去收拾床鋪,對于滿床的凌亂視若無睹,只是收了沾了少量血跡的元帕,其他的裹成一團,讓丫鬟收走,徹底的給換了一遍。

    明芷心像個沒魂兒的木偶一樣,由著丫鬟嬤嬤擺弄,幾個人看到她這凄慘的模樣,都忍不住掉眼淚,可是,現在不比在家里,本來就很艱難了,若是再惹了王爺厭惡,還不知道會是什么下場呢。

    誠王在凈房呆了很長的時間,出來的時候,倒是穿得利索了,就是頭發還有些微濕,沒有梳,第一眼看到的是明芷心的側臉,柔柔弱弱的,透著幾分蒼白,即使如此,也給人一瞬間的驚艷,要說誠王之前沒見過明芷心,昨日連蓋頭都沒掀,昨晚上更不用說,今早醒來的時候被怒火淹沒,完全就沒注意,這一會兒,那一瞬間……

    然而也就短短的一瞬間,驚艷就被厭惡所取代。

    “自己滾到后罩房去住,不要出現在本王面前,不然,有你好看的。”直接拂袖而去。

    后面丫鬟拿著東西急匆匆的跟了出去,仔細看,兩個丫鬟的眉眼處,分明有些不正常的紅,剛才在凈房里,真的僅僅是在伺候誠王沐浴嗎?

    說好的不碰其他女人呢?昨晚的事,能怪罪到明芷心頭上,在凈房里又算什么?

    所以說,黎若水要誠王為她守身如玉,簡直就是個大笑話,她還沒那么大的魅力。若是叫她知道了,還不知道會被氣成什么樣。

    明芷心沒什么反應,在一番仔細的梳妝之后,該遮的遮了,該掩的掩了,到底是能夠見人了。坐上馬車的時候,誠王又是一陣晃神,隨后又被更深的厭惡所取代,直罵賤人狐媚子,打扮得妖妖嬈嬈的,是要勾引誰?

    “王爺非要如此,我現在死了又何妨?”

    誠王黑了臉,“你敢威脅本王?”

    “威脅?可不敢。說我下賤狐媚,王爺壓著強迫我的時候,叫著黎若水的名字又算什么?王爺也這那么喜歡,改日我去黎家,將她給你抬回來啊。”

    “住嘴!”誠王抬手就要打過去。

    明芷心這回可沒乖乖的受著,一把擋開了,“你再敢打我,信不信待會兒見了父皇,我就讓他給你賜婚,畢竟早就勾搭在一起,不清不白,在一起不是理所當然嗎?”
① 精彩小說《權臣家有神醫妻》連載于玄幻樓,更多關于《權臣家有神醫妻》內容, 請關注玄幻樓。本站已開通手機(http://m.xuanhuanlou.net/)閱讀功能,敬請通過手機訪問《權臣家有神醫妻》最新情節!
② 本站所收錄精彩小說 《權臣家有神醫妻》(作者:昭昭)及有關此小說《權臣家有神醫妻》 評論所代表觀點,均屬作者個人行為,并不代表本站立場。
③書友如發現本小說《權臣家有神醫妻》內容有與法律抵觸之處,請馬上向本站舉報。希望您多多支持本站,非常感謝您的支持!
④《權臣家有神醫妻》是一本優秀小說,情節動人,為了讓作者:點影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,請您購買本書的VIP、或多多宣傳本書和推薦,也是作者的一種另類支持!小說的未來,是需要您我共同的努力!
电子游戏厅设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