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總裁 > 異能女王之系統他又醋了 > 異能女王之系統他又醋了目錄 個人書架  投票推薦  添加到百度搜藏 

第122章

作者:大耳朵尾巴    

    帶著滿腹的狐疑,云西扔下抱枕,起身走到門口。

    先是透過門禁屏幕開了眼訪客,云西不覺抬了抬眉毛。

    并不是去而復返的堯半島。

    她拉開門扇,一頭布靈布靈閃亮亮的金發瞬間躍入眼簾。

    “考試也考完了,請問這位收了全款的大爺,可不可以開始辦事了?”殷三雨單手扶住門框,斜挑著眉梢的望著云西笑。

    云西不屑嗤笑一聲。

    想要調戲她?

    還真要掂掂自己的份量先。

    她毫不示弱的仰起頭,迎著殷三雨的挑釁的目光向前一步,“怎么?交了全款,心里沒底了,怕我們賴賬么?”

    云西晶亮的眸光攝得殷三雨的氣勢頓時矮了一大截。

    他不覺咽了下口水,有些怯懦的后退了半步,“怎,怎么可能?”他錯開視線,隨手撩了撩的劉海,尷尬的笑著,“別說這52000,就是十萬四,我也不會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云西眉頭微皺。

    虧大發了,碰上這么個敗家子兒,她價要低了。

    “是是是,”她將門完全拉開,環抱雙臂,斜倚靠著門扇,努了努嘴,示意他進屋,“我們殷大公子最是財大氣粗,最不把錢財當回事。”

    殷三雨笑了笑,抬腳就要進屋,轉正的視線卻正對上廚房的云南。

    只見他舉著一把明晃晃的剔骨尖刀,刀尖兒正直直的對上自己。

    更嚇人的還是他陰沉冰寒的目光,比刀子還要鋒銳迫人。

    殷三雨不覺打了個寒顫,剛邁前一步的腳又乖乖的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都是男人,云南的意思,他再明白不過。

    云西迎著他的挑釁昂首向前,他若是退后躲避也就罷了,若是更加不要臉的也向前一步,逼近云西的臉,甚至更進一步的突然占她的便宜,那把剔骨尖刀一定就會瞄準他的眉心瞬間飛來。

    殷三雨突然就有些后怕。

    “我就不進屋了,”他伸手探進口袋,摸索著什么,“也許應該說,你們該出門了。”

    云西疑惑的回頭看了一眼后面云南,云南一切如常的快速切著青菜,仿佛門口這邊的事情,他半點也不想注意。

    殷三雨掏出兩張長方形的紙片,在云西眼前晃了晃,又伸手露出腕上手表,自顧自的說,“這是去英國的機票,我查了下,你剛好有護照,就直接買了,今夜晚上十二點的航班,以防堵車,咱們現在就出發,去機場吃完飯正合適。”

    屋中篤篤篤的切菜聲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云西知道云南肯定很驚訝,而她自己則更驚訝,“去英國?不對,你怎么會有我的護照信息?”

    云西越說越氣憤,一個探手直接薅住殷三雨脖領,“你查我?”

    殷三雨卻全然不在意般,伸手握住云西的手,勾唇一笑,“我發誓,我沒有查你,不過這些信息的來源,我還不能告訴你。幫我查清我父母的真相后,我自然會告訴亻——”

    他一個“你”字才說到一半,前方就直直奔來一道冰寒的光線。

    殷三雨頓時大駭!

    情急之下,他連忙使出才能駕馭的異能迅速閃身躲避。

    一滴豆大的汗珠瞬時從云西額上滑下。

    呃···

    她看到了什么?

    后面突然就飛出一把尖刀直奔殷三雨面門?

    也虧得殷三雨反應夠快,甩出異能,空手接白刃,不然就是一樁潑血命案。

    云西恍然回頭,卻見云南面色如常的從刀架上拎出另一把刀,“哎,剁菜過于用力,手滑了。”

    他抹了下刀刃,又繼續投入到第二波切菜進程中。

    云西:···

    殷三雨:···

    如果不是時間太過急迫,殷三雨一定會把那把剔骨尖刀瞄準云南大腦門兒,狠狠剁回去!

    叫他知道知道,殷三雨不是好惹的。

    殷三雨冷哼了一聲,甩手一飛,那把尖刀便準準的插回了刀架盒子上,“是呀,您家案板太滑。”

    云西又想到一件關鍵的事,“等等,就兩張機票?那云南怎么去?”

    殷三雨撇了撇嘴,聳聳肩一攤手,“我只請了云西你一個人,往返報銷一份的機票,我已經是虧了的,別人不是時空管理系統嗎?都是系統大人了,出行還要坐飛機?那不是打個響指,分分鐘瞬間移動就能解決的嗎?”

    云西陰沉下臉,“加錢。”

    “?”殷三雨錯愕的睜大雙眼,“全款我都給了您,這會又主動包了姑奶奶您的差率費啊,怎么還要加錢?”

    云西悠閑的豎起指甲,另一手掏出指甲銼,慢慢的修起指甲來,“出國是你方臨時加的條款,并不在初始合同條約中,而且算是對我方又嚴重影響的重大變化,加錢理所應當。”

    殷三雨恨得后槽牙都在咯吱作響,他咬牙狠狠一笑,“我倒是不知道,原來清高倨傲的云西同學身上的銅臭味兒這么重。”

    云西懶懶一掀眼皮,“我不貪財,也從不奢望不屬于我的東西,我這個要求本就是最合理,最應當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,”殷三雨冷笑,“這次要加多少?”

    “合同條款重大變更,影響到我方原有計劃安排,如果三天內解決事端,只要再付齊兩萬元就行。七天的話,四萬元。”

    “十萬元。”云南的聲音忽然從后面涼涼傳來。

    后面篤篤篤的剁菜聲也隨之再度停止。

    殷三雨真的很想打人,他啪啪的攥著手指關節,抬頭瞥望著云南,呵呵的笑,“云南,你沒聽過凡事留一線日后好相見嗎?而且我從始至終都只是在邀請云西一個人而已,您就別再這兒搗亂了行不行?”

    云南恍然抬頭,嘴角露出一抹意味不明的微笑。

    云西也好奇的轉過頭,她家云南不是一直都很清高高冷的嗎?

    怎么這次也下凡幫助她加錢了?

    卻見云南放下下,抬起手,啪的一下打了個清脆的響指。

    周遭事物立時變暗,燈光急速閃爍,三個人的影子也長長短短仿佛觸了電。

    光影斑駁中,周遭環境也在飛快的替換著。

    純白色的墻壁變成了金色巴洛克風格的壓花壁紙。

    白色的LED吸頂燈瞬間拉長,最終定格為一個垂下來的水晶流蘇吊燈。

    高大的三開門電冰箱變成了騰躍著橘色火焰的壁爐。

    白色的備菜臺也變成了小碎格子七彩馬賽克瓷磚的歐式桌案。

    “這,這究竟是···”殷三雨錯愕的后退半步。

    云南低下頭開始收拾案板上的青菜,一一放進盤子,又用錫紙蓋好,“時空系統大人給你的福利。”

    云西忍俊不禁的笑出了聲,“得,我家系統大人發威了,不僅給你省了機票,還省了飛行的時間。”

    看著殷三雨還沒從驚訝中完全回過神來,云西又補充了一句,“不過,我們也不是強買強賣的霸王商家,要是三雨同學你不愿意不滿意,我還可以叫我家系統把咱們變回去。這一趟就當是體驗了,不收錢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!”殷三雨急急擺手叫停云西的話,他難以置信的望著后面的云南,難以置信的問,“云南真的是時空系統?”

    云西自豪的揚起下巴,“那當然!這種瞬間移動的本領可不是異能們的哦,他可以隨意加快拖慢時間進程,可是如假包換的時空系統。”

    一聽這只是個體驗,殷三雨立刻急了,“滿意,滿意,不要變回去!”

    說著他急急從口袋又掏出六沓厚厚的現金,塞進云西手中,“這樣真是太好了,有了時空系統這個世界最厲害的護身符,他們肯定事事如意。”

    云西滿意的接過錢,一沓一沓放進口帶,“夠痛快!要不說殷同學就是一個有魄力的年輕人呢?就是夠可愛了!”

    “不過晚飯還是不能吃了。”

    “要把他全渠道、母親是一位貴族夫人,而父親正從美國為朋友慶祝納斯達克敲鐘。

    父母有有輛滾專門回來,和云西云南一起晚宴。

    晚上云南說,我可以和云西住一起,我們是雙胞胎,到了陌生地方,都不會分開。

    當然,有里外間套房的最好。

    妹妹住在里面,我住在外面就好。

    云西一臉陰沉。

    我信了你的邪哦,謊話張嘴就來,還要跟我住一個房間,還是我雙胞胎哥哥,明明長得一點都不想,這種喪心病狂的謊話都扯得出來,你咋不上天?!

    不過出于對同一陣線戰友的愛護之情,云西這次就忍住了直接戳穿云南無恥嘴臉的沖動。

    女主人和男主人對視一眼,有些尷尬的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殷夫人放下切牛排的刀叉,拿起方巾拭去唇邊油漬,望著云南笑眼溫柔,“云南,我想即便是雙生兄妹,成年后也應該有些自己的空間。更何況你們是來找小雨一起玩的,不用害怕,這座古堡雖然老舊了些,可是一直有有人氣兒,維護的很好。沒有任何恐怖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殷先生端起紅酒杯,親切的笑道:“而且你們三個孩子的房間都挨在一起,云南的在中間,左邊是小雨,右邊是云西的房間。”

    說到這里,他十分隨意的小啜了一口紅酒,放下酒杯,拿起刀叉,開玩笑般的說,“有什么動靜,拉下鈴鐺就好了,最不濟,敲敲墻壁,隔壁都能聽到。”

    旁邊殷三雨訝異的望了一眼云南,雖然他和云西都是自己請來的,但是對于云南提出的這個要求,他第一個就不同意。

    他和云西雖然不熟,但是對她總有一種不知從何而起的奇怪感覺。

    也許是因為她是第一個能聽到他心聲的人。

    在她出現之前,他甚至有過質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有些精神不正常了。

    但是云西的出現,不僅激發了他的超能力,更為他激活出一片美麗到無以復加的秘密空間。

    這樣的云西,對他來說是獨一無二的存在。

    所以他有些接受不了云南提出的這個莫名其妙的要求。

    “云南,”殷三雨說著拍了拍云南的手背,“放心,我帶你們來玩,就會保證你們的安全,云西的房間挨著你最近了,不會有問題的。最主要的是,我家也沒有高級到有那種兩間臥室套在一起的房間。”

    云南的眉嫌棄的皺了皺。

    殷三雨立刻識趣的拿回手,轉身為云西又斟了些葡萄汁。

    這時一旁的管家看見,立刻上前一步,作勢要接過殷三雨手中瓶子,卻被殷三雨一記涼涼目光,嚇得停在了空中。

    “小雨,”殷夫人看到,微笑著說,“不要為難管家,你在華國一個人待久了。也許不需要別人照顧,但是回到家里,就要習慣家里的規矩。”

    殷三雨皺了下眉,半點沒有放下瓶子的意思。

    殷夫人臉色微沉,張口還要再說些什么,卻被自己的丈夫碰了下手臂。

    “親愛的,剛才還說要孩子們注重自我空間,這會怎么就干涉起咱們小雨來了?小雨也已經十八歲了,他有他的習慣,他的舒適,好不好?”

    殷夫人臉色這才好了些。

    接下來的晚宴進行的就很沉悶了,殷三雨仿佛賭氣一般的不再說話,云南云西也只能尷尬的就著滿桌的食物埋頭苦干。

    一頓飯吃下來,云西覺得脖子都要僵硬了。

    這樣講究的一對貴族父母,別說是有什么可疑的,就是沒什么可疑的,也能把人給活活別扭死。

    “哎?我說殷三雨,”云西悄悄用只有他們兩個聽得懂的異能語詢問,“我也沒覺得你爸媽有啥不對勁兒的啊,你不是說他們好像是死了的嗎?可是你爸媽這么活蹦亂跳的,看著可是身體倍兒棒,吃嘛嘛香,你這樣亂想,可就是在詛咒他們了。”

    殷三雨冷哼了一聲,一面認真的切著牛排,一面用異能語回道:“他們是我的親生父母,他們出了什么問題,我最清楚,你可以質疑我的人品,但是絕不能質疑我的智商,謝榭。”

    云西嗤笑了一聲,“我謝榭你啊,對于你的人品,我從來沒有任何期望。我這次來幫你,完全只是看在五萬二的面子上,要是再推后一點,我都不能跟你白跑這一趟來。”

    殷三雨這次沒有回懟,嘴角反而露出了一點莫測的笑意。
① 精彩小說《異能女王之系統他又醋了》連載于玄幻樓,更多關于《異能女王之系統他又醋了》內容, 請關注玄幻樓。本站已開通手機(http://m.xuanhuanlou.net/)閱讀功能,敬請通過手機訪問《異能女王之系統他又醋了》最新情節!
② 本站所收錄精彩小說 《異能女王之系統他又醋了》(作者:大耳朵尾巴)及有關此小說《異能女王之系統他又醋了》 評論所代表觀點,均屬作者個人行為,并不代表本站立場。
③書友如發現本小說《異能女王之系統他又醋了》內容有與法律抵觸之處,請馬上向本站舉報。希望您多多支持本站,非常感謝您的支持!
④《異能女王之系統他又醋了》是一本優秀小說,情節動人,為了讓作者:點影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,請您購買本書的VIP、或多多宣傳本書和推薦,也是作者的一種另類支持!小說的未來,是需要您我共同的努力!
电子游戏厅设备